中交集团刘起涛:"走出去"同时 要为当地带来经济发展

记者 郑菁菁 

我是一家网络技术公司的员工。公司是几个年轻人自主创业设立的。我当时也是奔着跟他们做一番事业的想法进的公司。公司初创时很艰苦,但环境宽松。这两年公司规模逐步扩大,先后成立了人事、行政等部门。这些部门的人都很较真,我们常常会发生些摩擦。上个月,人事部经理在公司晨会上当众批评我,称我不遵守劳动纪律,经常不按时到岗,要做口头警告处分。我们搞网络的干起活来没有时间概念,有时深更半夜下班,晚睡难免迟到,迟到也就迟到了,这在公司以前都是心照不宣的,现在要处理我,分明是对平时琐事的报复,结果我们当场就在会议室里吵了起来。嗣后,部门经理找我谈话,称我这样他也没法为我说话,要我自己走算了。虽然觉得公司这是过河拆桥,但我也不想赖着不走,就办理了交接手续。但在结算费用时我们又发生了争执。我要求离职补偿金,但公司不同意,我不得不提起劳动争议仲裁。我想既然你们说我迟到要处理,那晚上加班你们总得给加班费吧,所以仲裁时,我就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及加班费一并提出了请求。仲裁时公司称离职交接表上有“因本人原因先提出离职”字样,还称年终发的款子里有部分加班费,有工资明细可以证实,不同意再多付我一分钱。离职交接表虽有我签名,但离职原因是公司打印的,而工资明细,当时他们和我们说是为了应付检查,怎能作数呢?为此,我提供了一段与人事经理的电话录音,其中人事经理对我所述的离职过程及年终发放的是奖金的事并未提出反驳。但仲裁委并未采纳我的证据,对我要求的经济补偿金未予支持,在处理加班费时亦扣除了公司认可为加班费的部分。我不明白,录音难道不是证据吗?明明是协商解除合同,我主张经济补偿就为何得不到支持呢? 读者楚先生广州马拉松

王毅:我非常尊重你提出这个问题的权利,但是我确实不希望你现在就为这个所谓的法庭判决做出一个预断,难道你现在就知道结果了吗?我要再次告诉大家的是,中国政府早在2006年,就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所赋予的权利做出了排除强制性仲裁的政府声明,实际上做出类似声明的在全球还有30多个国家。从法律上讲,这些排除性的声明一并构成了公约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理应得到各方尊重。因此,中国政府不接受南海仲裁案,完全是在依法行使。而菲律宾的做法恰恰是一不合法、二不守信、三不讲理,不仅违背了中菲在双边协议当中所作的承诺,违背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款的规定,也违背了提出仲裁应该由当事方协商的国际实践。菲律宾的一意孤行,显然有幕后指使和政治操作。对于这样一场走了调、变了味的所谓仲裁,中国恕不奉陪。郑爽联合国大会

针对目前甲流的特点,一些地方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专业人员给部队介绍了冬、春季节流行病和传染病的预防、控制以及饮食起居方面的注意事项等方面的知识。金球奖

1912年开始的时候,街道复归车水马龙,一切回到原点,仿佛什么都未发生。也许更深远的变化还未到来而已。马来西亚年度汉字

七大军区的猎猎战旗始终跟着党旗的足迹,踏过了60年的征程,带出了一支支战功卓著、英模辈出、传统厚重的英雄部队,也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爱军习武的精武标兵。正是那些训练场上永不能忘的矫健身影,奠定了我军持续发展壮大的坚实基础。马来西亚年度汉字

扫码分享到手机

  • 联通